备受关注的儿童化妆品监管要被提上日程,儿童化妆品市场需规范调整

儿童化妆品市场的监管力度只会进一步趋严,那些靠“吸儿童身上血”的无良化妆品企业将会无处遁形。

今年的六一儿童节,除了有计划开放三胎、建议“延长产假”的惊喜外,备受关注的儿童化妆品监管也提上了日程。

近日,国家药监局化妆品监管司发布了今年首个“儿童化妆品安全认知调研”,值得关注的是,药监局明确表示,此次调研将作为下一步起草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相关政策法规的重要依据。业内人士纷纷表示,伴随着《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的逐步落实,儿童化妆品监管也要被正式“搬上台面”了。

儿童化妆品市场乱象频出 亟需整治

艾媒咨询《2021儿童经济洞察报告》数据显示,过去十年内,儿童群体规模一直呈现增长趋势。随着经济水平的日益提高,婴幼儿家长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会更舍得花钱,是否安全、健康成为家长们关注的消费热点。而英敏特《儿童产品成分分析》数据报告也显示,从2016年至2020年,全球儿童护肤产品的新品数量逐年增高,由2016年的24827件增至2020年的30373件。这意味着,儿童化妆品市场蕴藏着巨大的消费潜力。

在我国,儿童化妆品是指供12岁以下(含12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其中婴幼儿化妆品专指供3岁以下(含3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由于产品使用人群的特殊性,所以儿童化妆品市场的监管一直备受关注。

但因市场上一直缺乏独立的监管机制,儿童化妆品市场乱象时有发生。目前,儿童化妆品市场的乱象主要存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夸大功效宣称。国家药监局文件明确表示,产品适用人群在三岁到十二岁的儿童化妆品的功效宣称一般限制于清洁、保湿、护发、防晒、舒缓、爽身、卸妆、美容修饰、芳香等,而三岁到三岁以下的婴幼儿适用的儿童化妆品功效更少。关于儿童化妆品的功效,国家2012年发布的《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里也明确,儿童化妆品配方不宜使用具有诸如美白、祛斑、祛痘、脱毛、止汗、除臭、育发、染发、烫发、健美、美乳等功效的成分。

但记者以“儿童化妆品”为关键词条搜索某宝时发现,网上仍能找到以“嫩白、美白”功效为宣传卖点的儿童化妆品,涉及的产品有洗面奶、沐浴露、护手霜、面膜、防晒、喷雾等几大类产品。为了夸大产品效果,产品还会将“除皱”、“去红”等功效也加在产品功效宣传里,存在部分夸大的行为。

其次是假冒伪劣商品泛滥。光在今年,国家药监局就多次公布关于停止销售假冒化妆品的通告,其中多款儿童化妆品因造假售假被点名。如2月20日,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关于停止销售31批次假冒化妆品的通告(2021年第五号)》显示,标示名称为诺必行婴宝护肤霜1批次婴幼儿护肤类产品和标示名称为康婴健婴儿松花珍珠爽身粉(四维营养)1批次爽身粉类产品等在内的31批次产品为假冒产品;此外,同样在五月初,国家药监局再发通告,宣布当前市面上标识名称为“瑞果茶籽宝宝山茶籽植萃茶清霜”是假冒产品,并要求停止销售该产品。

不止于此,儿童化妆品的乱象也存在于企业在产品生产时配方成分的违规添加。关于儿童化妆品的配方原则,《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明确提到,应最大限度地减少配方所用原料的种类,如防腐剂、添加剂、香精、着色剂及表面活性剂应坚持在有效的基础上少用或不用,同时应关注其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

但目前市面上产品的配方大多含有润滑剂、香精、防腐剂等成分。如今年年初,某消字号宝宝霜因添加激素成分导致婴儿变成“大头娃娃”的事件被闹得沸沸扬扬,刺痛着大众的神经。早年母婴护理巨头强生也曾因在婴儿爽身粉里添加含有潜在致癌物质被查,为此,强生累计向消费者的赔偿超344亿元。

乱象屡禁不止,严重扰乱着儿童化妆品市场的健康发展。因此,针对儿童化妆品,加强相关政策法规的建设很有必要。

加强法治建设 儿童化妆品市场监管进一步收严

事实上,国家已经对儿童化妆品市场乱象采取了一系列的监管措施,在法规上也在朝着严监管的方向上努力。相对于成人化妆品,我国化妆品法规体系对儿童化妆品的基本概念、配方成分、标签标识、产品保障上都有特殊的要求。

早在2012年,为规范儿童化妆品申报和技术评审工作,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依据《化妆品卫生规范》、《化妆品行政许可申报受理规定》等有关规定,制定了《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该指南明确指出儿童化妆品的申报和审评要基于产品的使用范围、配方原则、安全性、申报和审批等五大标准进行。

2013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调整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有关事宜的通告(第10号)》,其中附件1关于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产品备案要求第(八)款规定:宣称为儿童或婴儿使用的产品,配方设计原则(含配方整体分析报告)、原料的选择原则和要求、生产工艺、质量控制等内容应当按照《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的要求编制,相关资料应当存档备查。

《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中对儿童化妆品各类指标也有相应的规定,包括微生物菌落总数不得大于500CFU/mL或500CFU/g的特别要求,以及相关原料对3岁以下儿童禁限用使用规定。

2020年11月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化妆品注册备案资料规范(征求意见稿)》中指出,产品宣称为婴幼儿、儿童使用的,应同时提交毒理学试验报告和产品安全评估报告。

而为进一步加强化妆品安全知识科普宣传,2021年5月下旬,国家药监局在全国“安全用妆,美丽有法”化妆品安全科普宣传周上,首次将“儿童化妆品安全使用知识”纳入宣传重点。

如今,国家药监局就“儿童化妆品安全认知调研”公开向大众征集意见,可以说是其要将屡禁不止的儿童化妆品市场乱象加以单独立法整治的信号。

随着“三胎”政策的开放,未来儿童化妆品市场会释放出更多的红利。我们也可以从国家药监局的“动作”清楚看到,儿童化妆品市场的监管力度只会进一步趋严,那些靠“吸儿童身上血”的无良化妆品企业将会无处遁形。

最新用品资讯
推荐
专题